6

天行者  作者:劉醒龍

周末下午的降旗儀式舉行得早一些,因為全體老師都要出動,送那些在余校長家寄宿的學生回家。舉行降旗儀式時,全校的學生都參加了,由于太陽還很高,天空還很燦爛,鄧有米和孫四海的笛子,吹不出黃昏時的那種深情,氣氛也就沒有往日的肅穆。儀式結束后,鄧有米、孫四海和余校長各帶一個路隊,往不同方向走。學生一走,學校里就變得特別冷清,就像一座沒有香客的大廟,寂寞得人。

余校長總說張英才路不熟,留他看校。這一次,張英才存心耍了個心眼,悄悄地跟上孫四海這一路。直到走出兩三里遠,才追上去打招呼。孫四海見了他有點意外,嘴上什么也沒說,依然牽著李子的手,一步步穩穩地走著,還不斷提些課堂上的問題,讓李子回答。李子若是到路邊采山楂時,孫四海必定在旁邊緊緊守護著。這一路隊有六個學生,到第一個學生的家時,已走了近十里路。

張英才走熱了,脫下上衣只穿一件背心:“這十里路,可以抵山下的二十里?!?

孫四海說:“難走的還在后頭呢!”

山路的確越來越難走。草叢中的蛇蛻也越來越多。孫四海從褲兜里掏出一個塑料袋,將撿到的蛇蛻小心地裝進去。張英才看到一只蛇蛻,鼓起勇氣把手伸了出去,一觸到那粗糙的乳白色東西時,心里一陣陣起疙瘩。

李子在旁邊說:“張老師怕蛇了!”

孫四海馬上要李子用一個成語來形容一下。

李子想了想說:“杯弓蛇影?!?

孫四海輕輕撫了一下那片微微發黃的頭發。張英才不由得尷尬起來。蛇蛻有許多了,塑料袋裝得滿滿的。孫四海不讓學生們再撿,要他們趕緊走路。站在山梁上,張英才以為離天黑還有會兒,一下到山溝,就很難看清腳下的路了。

學生們陸續到家。只剩下一個李子。

最后李子也到家了。王小蘭站在家門口,一副等了很久的樣子。孫四海將塑料袋遞過去,王小蘭也將一只裝得滿滿的袋子遞過來。

到這一步,孫四海才說:“李子這幾天有些咳嗽?!彼纸榻B,“這是新來的張老師?!?

張英才不知道怎么稱呼好,只有點點頭。

王小蘭也在點頭,點得很深,像是在鞠躬,然后問:“不進屋坐會兒?”

孫四海憂郁地說:“不坐了?!?

張英才看清了,王小蘭是個哀戚戚的冷美人。

聽到王小蘭身后的屋里傳出一個男人的呼喚:“李子回來了?”孫四海立刻說:“我們走了?!?

走了一陣,張英才再往回看,王小蘭果然還在家門口站著。又走了一陣,前面山上有一處燈火很像界嶺小學。張英才一問,果真如此。

張英才很奇怪:“李子回家不是多繞了十里路么?”

孫四海說:“路是繞了點,但能多采些草藥。她不繞路,別的學生就要繞路?!?

張英才壯壯膽說:“李子她媽不該嫁給那個男人?!?

孫四海愣了愣說:“誰叫她娘家窮呢。那個李志武當時是大隊干部,又實心實意地喜歡她。父母之言。她抗拒不了。誰知搞責任制后,李志武上山采藥掙錢,摔斷了腰?!?

張英才更大膽地追問:“當初你怎么不娶她?”

孫四海嘆口氣:“我是從外地流落到界嶺的孤兒,后來當了民辦教師,就連最關心我的老村長都反對,怕弄出事來,影響轉正?,F在想來,真的是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!”

正待再問,前面有人在呻吟:“孫主任!張老師!”

聽聲音分明是余校長。他倆趕緊走攏去,見余校長拄著一根樹枝靠在路邊石頭上。

余校長苦笑著說,他將最后一名學生送到家,天就黑了,返回時,路過一處田垅,明明看見一個人在前面走著,還叼著一只煙頭,火花一閃一閃的。他快走幾步,想攆上去找個做伴的。到了近處,他一拍那人的肩頭,覺得特別冰涼,像塊石頭。他仔細一打量,果然是塊石頭,不僅是塊石頭,還是塊墓碑。他心里一慌,腳下亂了,一連跌了幾跤,將膝蓋摔得稀爛。

余校長說:“我想等個熟人做伴,回去看個究竟?!?

孫四海說:“也太巧了。我們去看看,你丟下什么沒有?!?

張英才知道這風俗,人走夜路受到驚嚇,一定要趕緊回去找一找,以免有精氣或魂魄失散了,人會大病一場。張英才小時候膽子特別小,家里人一直認為是他受過驚嚇而沒有回去找魂,他自己則是從來不相信。

回去一找,果然是座墓碑,而且還是老村長的。界嶺小學就是當年老村長拍板,讓全村人,那時叫大隊,勒緊褲帶修建的。過去余校長常嘆息說,若是老村長在世,學校也不至于像現在這種破樣子。嘆息歸嘆息,大家也都體諒老村長的為難之處,他自己的大女兒生下來就是女苕。老村長卻不承認,非說是讀書少了。這也是老村長堅持要在界嶺修建小學的重要原因。老村長在位時勉強張羅將女兒嫁了人,生了葉碧秋,葉碧秋過了啟蒙年紀,九歲才報名上學。當然,這些都是老村長去世之后的事情。

這時,孫四海開口說:“老村長,你愛教育愛學校我們都曉得,可你這樣做就是愛過頭了,你要是將余校長嚇出毛病來,事情就會非常糟糕。你老的外孫女葉碧秋早就上學了,書也讀得很好,我們都有信心,覺得她一定能夠考上大學。你要想愛得正確,就請保佑我們這些民辦老師早點轉正吧!”

余校長在一旁說:“孫主任,你可別像鄧校長,為了轉正,不論是神是鬼,見到了就燒香磕頭?!?

孫四??嘈σ宦暎骸坝嘈iL放心,我這是開玩笑?!?

余校長說:“人死了多年,你還敢與他開玩笑,這也怪老村長當初太寵你。老村長將你從別的村弄過來當老師時,大家都以為他是招上門女婿,兩個女兒由你選哩!”

孫四海說:“人的事太難預料。老村長如果真的開口,說不定我會答應他,那樣的話,我也算有個家了,不至于到現在還是一個人睡覺,全家人做夢?!?

余校長說:“這話又說過頭了,小心有人聽了心里難過?!?

于是大家又說墓碑的事。老村長的墳墓早就在這條路上,這一帶的人沒有不熟悉的,當年下葬時,余校長還站在新墳前親自念過祭文。怪就怪在連余校長都會在視覺上出錯。孫四海和張英才一致認為。是余校長看花了眼,再有另一種可能是遇上了磷火,加上心里太緊張,出現了幻覺。

末了,余校長說,這種事山里常發生,不用大驚小怪。

大家剛剛平靜下來,墓地里忽然傳出一種像是女鬼的笑聲,說哭不是哭,說笑不是笑,聽起來很近,找起來很遠,最恐怖的是,每一聲響到最后,都會在一種猙獰的感覺中變得虛無縹緲。

從來只將鬼神當成笑談的張英才,下意識地一把摟住孫四海的腰。

孫四海也沒有沉住氣,同樣一把摟住余校長的腰。

就像學生們在玩老鷹捉小雞的游戲。余校長站在最前面,沖著黑糊糊的墓地吼了一聲:“我們都是知識分子,你就不要用這一套來嚇唬人了!”

黑暗中真的走出一個人來。在暗處發出怪笑的女人,竟然是葉碧秋的母親,也就是剛才余校長說的老村長的大女兒。

余校長和孫四海曉得她是個女苕,也不好生氣。只問她這么晚躲在這里干什么。

葉碧秋的母親嘿嘿一笑,說自己想爸了。順便將最近學會的一篇課文,背誦給他聽。說話時。她很得意地亮了亮手里拿著的小學一年級課本。

哭笑不得的余校長讓開路,由她先走。經過孫四海身邊時,葉碧秋的母親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還說:“我認識你,你是孫四海,我爸最喜歡你!”等她走遠了,余校長才笑話孫四海說,別以為女苕什么不懂,她也善解風情。

孫四海傷感起來,若不是老村長非要他來當民辦教師,真想不出自己現在流浪在何方。到這一步,張英才才弄清楚,原來孫四海是另一個村的孤兒,偶爾遇上老村長,老村長見他有文化,就將他弄到界嶺來當民辦教師。

說著話,就到了鄧有米的家。余校長在門外喊了一聲。成菊出來答應,鄧有米還沒有回來。鄧有米送學生的路最遠,有個學生離學校足有十里。來回一趟整整二十里,三個人進屋去說了一會兒話,鄧有米就在外面叫門。開門進屋,四人一湊情況,不由得嚇了一跳。

倒不是因余校長遇上怪事,而是鄧有米撞著一群狼。

真是蹊蹺事不湊成一堆,就算不上蹊曉。鄧有米將最后一名學生送回家后,轉過身來,剛繞過一座山嘴,狼群就迎面沖過來,他嚇得不知所措,站在路中間一動也不動。那些狼也怪,像趕什么急事,一個接一個擦身而去,連聞也不聞他一下。其中一只小狼,被兩邊的大狼夾著沒路可走,竟然直接從鄧有米胯下鉆了過去。鄧有米讓大家聞一下。幾個同事站在那里沒有動,倒是成菊,彎下腰,真的往他襠里嗅了一陣。站直了時,見孫四海在笑,她也忍不住說笑,鄧有米跑了二十里山路,出了許多臭汗,分不清是狼臊,還是人臊。

鄧有米先前對張英才說成菊的丹鳳眼被狼舔成疤瘌眼,因為張英才的疑問改口說不一定真的是狼,也可能是野狗。這一次他又說遇到了狼,張英才馬上認真地說,以界嶺這片大山所存在的食物鏈,不太可能繁衍出一群狼。鄧有米遇上的野獸,頂多是從小就沒有人馴養的野狗。鄧有米再次認同了張英才的話,他說,山里的人,說起山里的事,總是有些夸張。

孫四海一聽就說起風涼話,界嶺小學的教學計劃應該修訂一下,增加對指狗為狼或者指狼為狗這一新典故與新成語的專題教育。

說到這兒,大家都在笑。

成菊揉著淚汪汪的眼睛說:“真是應了老古話,窮光蛋也有個窮福分?!?

余校長添一句:“窮人命大,但八字小?!?

老村長的小女兒出嫁后住在鄧有米隔壁。

大家一齊過去,與她說了剛才的事。老村長的小女兒,也就是葉碧秋的小姨,說今天是她父親的忌日,姐姐一定是去上墳。姐姐總是這樣,一天當中總有一會兒是清醒的,過了這一陣,就變成了另一個人。

上一章:5 下一章:7
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安微体彩11迭5走势图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app 河北快3任意两位 浙江11选5投注网站 福彩360双色球走势图大全 青海体彩11选五综合走势图 吉林快三0322012期开奖号 河北排列五开奖结果19274期 三分pk10 心水号码一四五打一生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