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

天行者  作者:劉醒龍

張英才拿上洗漱用品,走到學校旁邊的一條小溪,掬了一捧水潤潤嘴,將牙刷擱到牙床上帶勁地來回扯動。忽然感覺身邊有人,一看是孫四海。孫四海提著一只小木桶來汲水,舀滿后并不急著走。

孫四海說:“你不該動那鳳凰琴?!?

張英才沒聽清,“你說什么?”

孫四海又說了一遍:“我們是從不碰鳳凰琴的?!?

張英才想再問,忙用水漱去嘴里的白沫。孫四海卻走了。

早飯仍然在余校長家吃。說是早飯,也就是將昨夜的剩飯加上青菜一起煮,再放點鹽和辣椒壓味。沒有菜,有的學生自己伸手到腌菜缸里撈起一根白菜,拿在手里嚼著。另外一個學生再伸手時,撈了幾下也沒撈著,缸太大,他人小夠不著缸底,就生氣,說先前的學生多吃多占,他要告訴余校長。張英才站在他們中間勉強吃了幾口,就走了出來,回到房間摸出兩個皮蛋,揣在口袋里,又到溪邊去。他倒掉碗里那些豬食一樣的東西,刷干凈后,坐在水邊的青石上剝起皮蛋來。一邊剝一邊哼著一首歌,剛唱到“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”,一只影子落在他的臉上。

張英才吃了一驚,沖著走到近處的孫四海大聲說:“你這個人是怎么了,陰陽怪氣的,像個沒骨頭的陰魂?!?

見到滾落到溪水中的是只皮蛋,孫四海也不客氣地道:“我也太自作多情了,見你吃不慣余校長家的伙食,就留了幾個紅芋給你,沒料到你自己備有山珍海味?!?

孫四海把手中的紅芋往地上一扔,拔腿就走。

張英才撿起紅芋,來到孫四海的門口,大口大口地吃給他看。孫四海見了不說話,只顧埋頭劈柴。紅芋吃光了,張英才只好去開教室的門。

孫四海在背后叫:“張老師,今天的課由你講?!?

張英才毫不謙虛:“我講就我講?!边B頭也沒有回。

山里的孩子老實,很少提問。孫四海從頭到尾都沒來打照面,張英才也一點不覺得慌張。上了講臺,先教生字生詞,再朗讀課文三五遍,然后劃分段落,理解段落大意,課文中心思想,最后是用詞造句或模擬課文做一篇作文。上學時,老師教他們的那一套,他記得。余校長在窗外轉過幾回,鄧有米裝作來借粉筆,進了一趟教室,離開時還小聲說:“張老師真是得了萬站長真傳?!?

放學后,張英才看到孫四海一身泥土從后山上下來,鉆到屋里燒火做飯,他也尾隨著進了屋。

見孫四海還是不理不睬,他訕訕地說:“孫主任,我來你這兒搭伙,行嗎?”

孫四海冷冷地說:“我不想拍誰的馬屁,也不愿別人說我在拍誰的馬屁。你也沒必要和人搭伙,在自己屋里搭座灶就成?!?

張英才說:“我不會搭灶?!?

孫四海說:“想搭灶?我和五年級的葉碧秋說一下,她父親是個砌匠,可以隨叫隨到?!?

張英才說:“這不合適吧?”

孫四海說:“要是你自己動手做,那才真不合適,家長知道了會認為你瞧不起他?!?

說著話旁邊來了一個女孩。女孩長得眉清目秀,挺招人喜愛,身上衣服雖然也補過,看起來卻像天然的。女孩笑一笑。徑直到灶后幫忙燒火。

張英才問:“這是誰的女兒?”

孫四海答:“她叫李子,她媽媽就是王小蘭?!?

由于聽鄧有米說過孫四海與王小蘭的事,見孫四海這么直爽,張英才反倒不好意思起來。他轉過話題說:“灶沒搭起來,我就在你這兒吃,你攆不走我的?!?

孫四海怪自己主意出壞了,說:“讓你抓住把柄了。先說定,灶一做好就分開?!?

張英才連忙點點頭。孫四海正在切菜,吩咐李子給鍋里添一把米。

吃飯時,孫四海和李子坐在一邊,張英才越看越覺得兩人長得極像。他記起五年級的學習欄里,有一篇被當成范文的作文好像是李子寫的,便端著飯碗走過去,一看果然沒錯,作文題目叫《我的好媽媽》。

李子寫道:媽媽每天都要將同學們交到我家的草藥洗凈曬干,再分類放好。湊成一擔,媽媽就挑到山下收購部去賣。這是孫老師與媽媽商量好的,用同學們交的草藥,換每年要用的新書。山路很不好走,媽媽回家時身上經常是這兒一塊血跡,那兒一道傷痕。今年天氣不好,草藥霉爛了不少,收購部的人不是扣秤,就是壓價,新學期要到了,仍沒湊夠給班上同學買書的錢。媽媽后來將給爸爸備的一副棺材賣了,才湊齊錢,交給孫老師去給同學們買書。媽媽的心很苦,她總怕我大了以后會恨她,我多次向她保證,可她總是搖頭,不相信我的話。所以,我每天都在下決心,為了不讓媽媽將來還要受苦,我一定要好好讀書,為將來報答媽媽打下良好基礎。

張英才看完后,沒有回到孫四海的屋里。孫四海喊他送碗去洗,他才從自己屋里出來,碗里盛著剩下的八只皮蛋。他要李子放學后將皮蛋帶回去交給媽媽,并轉告說有個新來的張老師問她好!李子不肯接,孫四海在一旁開口,讓她拿著。李子說自己代媽媽謝謝張老師時,張英才忍不住用手在她的額上撫摸了幾下。

下午是數學課。張英才先不上數學,他將李子的作文抄在黑板上,自己大聲朗誦一遍,又叫學生們齊聲朗讀十遍,意思是讓低年級同學看到高年級同學的學習精神。學校教室破舊了,窟窿多,不隔音。上午上語文,下午上數學,是全校統一安排的。目的是避免讀語文時的吵鬧聲。干擾上數學課所需要的安靜。三年級的大聲讀書聲,攪得別的年級不得安寧。鄧有米跑過來,想說話,看到黑板上抄的作文,就一聲不吭地回去了。余校長沒進教室,就在外面轉了兩趟,也沒說什么。

放學后,笛聲又響了起來。老曲子,《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》。張英才站在一旁用腳打著拍子,還是壓不住那節奏,那旋律慢得別扭,他不明白,兩位私下較勁的老師,只要是吹笛子,就會配合得天衣無縫!后來,他干脆就著這旋律朗誦起李子的作文來。他的普通話很好,在這樣的傍晚里又特別來情緒,讓孫四海的眼睛完全潮濕了。

舉行完降旗儀式,張英才攔住鄧有米問:“鄧校長,李子這篇作文你認為寫得怎么樣?”

鄧有米眨著眼睛回答:“首先是朗誦得好。作文嘛,孫老師是教導主任,你說呢?”

孫四海一點不回避:“一個字:好!”

鄧有米逼問一句:“好在哪里?”

孫四海答:“有真情實感?!?

余校長這時走過來打圓場:“孫主任,你窖茯苓的那塊山地的排水溝還是不行,雨大一點就有危險,會將香木沖出來?!?

孫四海說:“山地底下太硬了,挖不動,我打算叫幾個學生家長來幫幫忙?!?

余校長說:“也好,我那塊地的紅芋長得不好,干脆提前挖了,讓學生們嘗個新鮮。家長們來后,叫他們順便把這事做了。鄧校長,你家有什么事沒有?免得再叫家長來第二次?!?

鄧有米說:“我說過,我們又不是舊社會教私塾的先生——”

孫四海不等他說完,扭頭就走,還將笛子里面的口水狠狠地甩得老高。

李子回家去了。她家離學校不遠,沒有在余校長家住宿。張英才蹲在灶后燒火,幾次想和孫四海說話,但見他滿臉的沉重就忍住了。直到吃飯時,兩人都沒開口。一頓飯快吃完了,油燈火舌跳了幾下,余校長的兒子余志鉆進門來。

“孫主任、張老師,我媽頭痛得要死,我爸問你們有止痛藥沒有,想借幾粒?!?

孫四海說:“我沒有?!?

張英才忙說:“余志,我有,我給你拿去?!?

回到屋里,他將預防萬一的一小瓶止痛藥,全給了余志。

夜里,張英才無事可干,又擺弄起鳳凰琴。偶然地,他覺得有些異樣,琴盒上寫的“贈別明愛芬同事并存念”,與“一九八一年八月”這兩排字之間,有幾個什么字被別人刮去了,一點墨跡也沒剩,只留下一片刀痕。

外面的月亮很好,他把鳳凰琴搬到月亮地里,試著彈了幾下。月光昏昏的,看不見琴鍵上的音階,彈出來的聲音有些亂七八糟。他索性就用鋼筆帽猛地撥動琴弦,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和聲。

忽然間,有女人在余校長屋里發出一聲尖叫。

那些在余校長家寄宿的學生驚慌失措地鬧起來。

張英才快步過去,見大門閂得死死的,敲不開,他就叫:“余校長!余校長!有事嗎?要人幫忙嗎?”

余校長在屋里答:“沒事,你去睡吧!”

張英才趴在門縫上,聽到余校長的妻子在低聲抽泣,那情形倒是安靜下來了。他繞到屋后,隔著窗戶對屋里的學生們說:“別害怕,我是張老師,在替你們把守窗戶呢!”剛說完,山坡上就亮起了兩對綠色的小燈籠。他咬緊牙關忍著沒有驚叫,腳下一點不敢遲疑,飛快地跑回自己屋里。

進屋了,他才記起,慌亂之中將鳳凰琴忘在外面了。

張英才不敢開門出去。好在一看就明白鳳凰琴不是高級樂器。露一夜也不要緊。

之后張英才就開始捉蚊子,準備睡覺。山上的蚊子多,雖然先前用蒲扇將蚊帳里的蚊子往外扇過,還是有不少漏網的。張英才端著煤油燈,用燈罩上方的熱氣去灼烤躲在蚊帳四角的蚊子。被灼烤到的蚊子,穿過燈頭上的火舌,掉在燈罩與燈頭的結合處,等到張英才再也找不到蚊子時,那一帶已被蚊子的殘骸堆滿了。張英才將煤油燈燈捻往回擰到最小的位置,然后放回到桌面。一陣風從窗口吹進來,手臂涼絲絲的。他想父母這時一定還在乘涼,大山窩里就只有這點好處,再熱的天也熱不著。

也許是不習慣沒有電燈,張英才雖然困,卻睡不穩。迷糊中,聽到窗口有動靜,睜開眼睛,正好看到一只枯瘦的白手,正在窗前的桌子上搖晃,像是小時候聽大人講的故事里鬼怪要抓人魂魄的樣子。

張英才身上的汗毛一下子豎起幾寸高,枕邊什么東西也沒有,只有那本平時連折一只角都舍不得的小說,他抓起來就朝那只手砸去。有蚊帳擋著,根本砸不到那只枯白的手,只是將它嚇得哆嗦了一下。

“張老師別怕,我是老余呀。見你燈沒熄,想幫你吹熄。睡著了點燈,浪費油,又怕引起火災?!庇盅a上一句:“學生們交點學雜費不容易呀!”

一聽是余校長,張英才就沒好氣了:“這大年紀了,還鬼鬼祟祟的,叫我一聲不就行了!”

余校長理屈地回應道:“我怕耽誤了你的瞌睡?!?

余校長走了。張英才剛尋到舊夢,他又在窗前鬧起來,叫得有些急:“張老師,趕快起來幫我一把!”

張英才煩躁地說:“你家水井起火了還是怎么的?”

余校長說:“不是的,余志他媽不行了,我一個人動不了手?!?

張英才一聽,趕忙爬起來。跟著余校長進了他妻子的房。前腳還沒往里邁,后腳就想往后撤。明愛芬光著半個上身。直挺挺地躺在床上。

余校長說:“張老師,實在無法,就委屈你一回!”

張英才看看無可奈何了,只有進去。

明愛芬的鼻子里只有出氣沒有進氣,臉色憋得像只紫茄子。余校長斷定有東西憋在喉嚨里。說她以前吞過瓦片、石子和小磚頭等東西。

張英才表情愣愣的,心里在想,這女人真命賤,想尋死都想到這種份上了。轉過來又想,這女人真命大,換了別人,早就將自己弄死了。

余校長和他商量了一下,決定一個人扶著明愛芬,另一個人用手拍她的背,看看能不能讓她吐出什么東西來。明愛芬大小便失禁,平時擦洗得還算干凈,經過如此鬧騰,早已臟得出奇。余校長習慣了,就上去扶,露出后背,讓張英才拍。張英才不敢用力,拍了幾下沒效果。余校長就叫他在床沿上試試。張英才連連拍幾下,余校長都不滿意,要他再加一倍以上的力氣,同時在心里將明愛芬當成殺父的仇人或者奪妻的情敵。張英才沒有這兩種體會,但他想起了藍飛,若不是橫里冒出藍飛,自己如何會到這種鬼地方哩!他一橫心。要朝搶了好去處的藍飛下黑手,一掌擊下去,整張床都晃動了。

余校長說:“對了。非要這樣才能拍出來?!?

張英才揚起手臂,看準明愛芬的后背,閉上眼睛,猛地拍下去。只見明愛芬的脖子一下子梗得老長,哇地吐出一只小瓶子。張英才認出來,正是天黑時,余志去借藥,自己壘給他的那一只。

明愛芬本來就奄奄一息,經過如此長時間的折騰,稍稍喘了兩口氣便睡過去了。她喉嚨一咕噥,還說了句夢話:“哪值我死了,也要到閻王那里去轉正?!?

出了明愛芬的屋子,余校長進到男生睡覺的屋子,將余志拉到堂屋,打了幾巴掌,罵他死不開竅,又將不該給的東西給了明愛芬。余校長的樣子很兇,下手卻不重。余志認了錯,余校長就將他送回去,并對幾個被吵醒的學生說:“沒事,明老師又鬧病了,大家安心睡吧,明天還要起早開國旗呢!”

一場虛驚之后,他倆站在月亮下說了一會兒話。

余校長向張英才解釋,他家過去發生這類事,從不請別人幫忙,這兩年身體越來越虛,從前一只手就能做的事,現在用兩只手還不一定管用,不得已才上門請他幫忙。張英才很奇怪,怎么過去不叫孫四海幫一幫。余校長說,只要孫四海的門是關著的,自己就不去打擾,怕碰見不方便的事。說完這話,余校長又趕緊聲明,孫四海是少有的好人。張英才請他放心,說孫四海的事自己任誰也不告訴。張英才又追問鄧有米為人怎么樣,余校長表態說,鄧有米和孫四海只是性格不同,其實都是一個頂一個的好人。

張英才說:“你果真是和事老一個?!?

余校長有些緊張:“是不是萬站長告訴你的?”

張英才供出鄧有米。余校長聽了反而高興起來。

“我怕他會對我有更大的意見哩!”

張英才趁機問:“那只鳳凰琴是誰送給明老師的?”

余校長嘆了一聲:“我也想查出來,可明老師她死也不肯說?!?

張英才不信:“你倆一直以學校為家,怎么也不清楚呢?”

余校長說:“我比她來得晚,最早是她和萬站長兩個。之前,我在部隊當兵?!?

張英才有些相信。分手后,他到操場生將鳳凰琴拿回屋里,才發現,幾根琴弦都被人剪斷了。張英才覺得太不可思議了,好好一只琴,又沒有妨礙誰,為何要將它弄成廢物?

上一章:3 下一章:5
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北京pk拾开奖走势图 吉林快三走势图 排列3的开奖时间和停售时间是几点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 北京投资理财平台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新浪爱彩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走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真准网 重庆百变王牌最近一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