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師傅越來越幽默  作者:莫言

"嗨,老頭子,你的小屋在哪里?"男人大大咧咧地問。

他將木板往下落了落,露出了半張臉,結結巴巴地說:

"那邊,在那邊"

"去看看?"男人笑瞇瞇地看著女人,說,"我還真有點渴了!"

女人的眼睛多情地歪曲著,說:

"渴死你才好!"

男人對著女人詭秘地笑笑,轉臉對他說:

"帶我們去看看,老頭子!"

他激動不安地站起來,提著馬扎子,夾著木板,帶領著他們穿過墓地,來到了公車殼子前面。

"這就是你的休閑小屋?"男人說,"簡直是個鐵棺材!"

他開了那把黃銅大鎖,將沉重的鐵門拉開。

男人彎著腰鉆進去,大聲地說:

"嘿,平兒,你別說,這里邊還挺他媽的涼快!"女的斜眼看看老丁,臉皮有些微紅,然后她也探頭探腦地鉆了進去。

男的探出頭來,說:

"里邊太黑了!啥都看不見!"

他摸出一個塑料打火機遞給男人,說:

"小桌上有蠟燭。"

蠟燭亮了起來,照亮了車內的情景。他看到在金黃的燭光里,那個女人仰起臉來往嘴里灌汽水,她的濕漉漉的長發像馬尾般垂下來,幾乎遮住了她翹翹的屁股。

男子走出車殼,轉著圍觀察了周圍的環境,悄悄地問:

"老頭,你保證這里沒人來嗎?"

"里邊有鎖,"他說,"我保證。"

男子說:"我們想在這里睡個午覺,不許任何人打擾!"

他點點頭。

男人進了車殼。

他聽到里邊傳出鎖門的聲音。

他躲在離車殼十幾米遠的一叢紫穗槐下,手里托著一塊老式的鐵殼懷表,好像一個恪盡職守的教練。車內起初沒有動靜,十分鐘后,他聽到了女人的喊叫聲。由于車殼密封很好,女人的聲音仿佛是從地底下傳上來的。他的心情不平靜,女人的那身白肉在他的腦海里晃動不止。他拍著自己的腿,低聲嘟噥著:

"老東西,你就別想這種事啦!"

但女人的白花花的肌膚粘在他的腦海里,揮之不去;那個買小豬的少婦明媚的笑臉和露出半邊的**也趕來湊起了熱鬧。

五十分鐘后,鐵門開了。穿戴整齊的女人首先從車殼內鉆出來。她的臉紅撲撲的,眼睛晶晶發亮,宛如一只剛下過蛋的母雞。她把臉歪向一邊,仿佛沒看見他似的,斜刺里朝墓地走去。男人也鉆了出來,胳膊彎子上搭著毛巾,手里提著半瓶汽水。他迎著男人走過去,羞怯地說:

"五十分鐘"

"五十分鐘多少錢?"

"您看著給吧"

男人從衣兜里撈出一張面額五十的鈔票,遞到他的手上。接錢時他的手顫抖不止,心怦怦亂跳。他說:

"我沒有零錢找您"

"算了,"男人瀟灑地說,"明天我們還來!"

他緊緊地攥住鈔票,感到自己快要哭出來了。

"老頭子,你可真行??!"男人將汽水瓶子扔在地上,壓低嗓音說:"你應該弄些保險套子放在里邊,還應該弄些香煙、啤酒什么的,加倍收錢嘛!"

他深深地給男人鞠了一躬。

上一章:第六章 下一章:第八章
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股票配资业务员工作 福彩福建快3走势图 甘肃11选五任五遗漏号 时时彩最大的平台排行 江西多乐彩开 宁夏十一选五官网 广西快3遗漏数据表 诺安股票基金净值 平码公式加7加12加22加9 奥特佳股票最新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