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委員會 01

名偵探的詛咒  作者:東野圭吾

在彼拉圖斯殺人事件發生后的第二天,我又坐在了市長駕駛的車中。和以往一樣,來賓舘接我的還是小綠,但她沒有向我細說,只說了一句“反正想讓你跟我們一起來”,接著,就讓我上了她父親停在賓館前的車。

我問目的地,市長只是微笑著說“隱居處”。

“誰的隱居處?”我又問道。

“當然是我的。做這種工作,有時就想找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?!?/p>

“那里有什么呢?”

“這個……您去就知道了,好玩著呢?!笔虚L臉上浮現出令人恐懼的微笑。

車子開車了市區,我看著窗外的田園風景。過了一會兒,道路變得彎曲,車子呈S形路綫行走,我的身體也隨之搖晃。這時我才發現四面都是高山,山路下方是湍急的水流。河道上還架有木質小橋。

周圍的景致非常漂亮,令人惋惜的是,天公不作美。天空灰蒙蒙的,厚厚的云曡在一起,緩緩移動,似乎很快就會下一場灰色的雨。

不久,柏油路斷了,輪胎吱吱地摩擦著坑洼不平的地面,緩慢前進。茂密的原始森林從兩側壓來。

穿過昏暗的林道,視野忽然開闊起來。左側淺藍色的地面,往四處延伸。

“那是勿忘我?!弊诤笞系男【G說,“這一帶是濕地?!?/p>

“真棒?!蔽铱吹萌肷?,“第一次看到群生的勿忘我?!?/p>

“據說是一種特殊的品種,比普通的勿忘我開的要早?!笔虚L握著方向盤說。

“英文叫做ForgetMeNot?!毙【G接著說,“意思是請不要忘了我,源于德國一個傳說?!?/p>

“哦?!蔽尹c了點頭?!拔鹜摇?,就是英文的直譯吧。

“爸,停一下車?!?/p>

市長踩了剎車。

小綠下了車,奔向綠地,摘了幾朵花,回來了。

“看!”她把花托在手絹上拿給我看。淡藍色中間一朵黃色的小花。

日野市長發動車子,繼續前進,但只走了幾分鐘山路,車子便停了下來。前面沒路了。

一棟歐式住宅突兀地聳立于面前。

“好了,到了?!笔虚L下了車,說道。

我和小綠下車時,宅子的兩扇正門打開了,走出一個滿臉胡子的男人和一個戴著眼鏡的瘦小中年女人。我記得這個男人,是紀念館的門衛。

“哎呀,市長,您辛苦了?!遍T衛搓著雙手走了過來。

“您也辛苦了。其他人呢?”

“月村館長和木部先生已經到了?!?/p>

“啊,是嗎,真不好意思讓他們等?!?/p>

市長打開后備廂,拿出兩個提包,一個是黑皮革的,一個是帶花紋的。小綠接過那個帶花紋的。

“這就是您的別墅嗎?”我一頭霧水,問道。

“也算不上,聽說是我父親從欠債人那里得來的。交通不便,又很老舊,住著也不方便。只有一個有點,房間多,適合秘密地使用?!?/p>

瘦小的中年女人走近市長,鞠了一躬。她身上系著一條綉有大象的圍裙。

“好久不見了?!?/p>

“啊,富米小姐,你還好嗎?”市長笑著對她說,接著微笑著轉向我道:“這里負責幫我打理的富米小姐。多虧她住在這里,這個宅子才沒有破敗?!比缓笥窒蚋幻捉榻B道:“這就是我昨天跟你說起的天下一先生?!?/p>

“我是富米,請多關照?!彼齼墒址鱿?,鞠躬施禮。我也回了句“請多關照”。

“他,你認識吧?”市長指著門衛對我說。

“嗯,之前見過?!?/p>

“雖然覺得有點多余,但我還是叫上他了。把所有的相關人員都叫來可能比較好?!?/p>

“所有的相關人員?”

“是的?!笔虚L眨了一下眼睛。

我們爬上建筑物正面的幾級石階,穿過帶有雕花的大門,進了屋子。大廳挑高,直通二層,最里面是一個寬敞的客廳。

“大家可真早啊?!弊谂癄t前的女人轉向我們,挺直了上身。正是紀念館館長——考古學博士月村女士。旁邊是一個穿著西裝的矮胖男子,留有髭須。

“對不起,準備時間比我預想的長了一點,又去接了天下一先生?!?/p>

市長向他們表達了歉意。

“前段時間多謝了?!蔽覍υ麓宀┦空f。

“這幾天的事我都聽說了。您作為一個偵探,很是能干啊?!?/p>

“只是偶然罷了?!?/p>

和月村博士說話時,那個留著髭須的男人一直微笑著從頭到腳打量我。此時他自我介紹道:“我叫木部政文,做新聞的。地方報紙而已,在首都圈沒有什么名氣?!?/p>

“我是天下一?!?/p>

“我知道。剛才還和月村老師談起您呢。您擁有如此過人的推理能力,為什么要當偵探呢?將這種才能運用到其他方面,肯定能取得巨大成功。比如炒股?!?/p>

“過獎,我很榮幸?!蔽液芊笱艿乇磉_了謝意。

木部又跟市長打了招呼。他們好像很熟。

“木部先生也是保存委員會的成員?!笔虚L對我說道。

“那么,所有的相關人員是指……”

“那件事,那件事的相關人員?!?/p>

他似乎是指有可能參與盜掘案的所有相關人員。這么說來,一會兒來的人很可能也是保存委員會成員。

客廳里放著七把帶扶手的椅子。算上我和市長,還剩下三把空椅子。小綠坐在靠墻的那條長凳上。

“共七把椅子,是有含義的?!蹦静繉ξ艺f,“聽說與紀念館保存委員會的人數一致。對嗎,市長?”

“啊,也是一種游戲?!笔虚L很快叼起煙卷。

“偵探先生,請站起來,看看椅子上面?!?/p>

聽了木部的話,我站起來,發現椅面上刻著WED這幾個字母。

“是Wednesday的縮寫嗎?”我問。

“正是指星期三(星期三,日文為“水曜日”。星期一到星期日分別為:月曜日、火曜日、水曜日、木曜日、金曜日、土曜日、日曜日。)。這是水島雄一郎以前專用的椅子?!蹦静空f著也站了起來,讓我看他的椅子,“我的椅子上刻著THU,當然,是Thursday即星期四的縮寫。說到這里,日野市長和月村老師的椅子上刻著什么,不說您也知道了吧。對,月村的椅子上是MON,而市長的椅子上是SUN?!?/p>

我瞟了一眼三把空椅子。分別刻著TUE、FRI、SAT。TUE應該是火田俊介的座位。

“當初看著保存委員會的成員名單,我忽然發現,”市長說,“如果取每個人名字的頭一個字,就排成了月、火、水、木、金、土、日。于是就想到了這個小游戲,為了方便、好玩?!?/p>

“剩下兩個人的名字是……”

“金子先生和土井小姐?!?/p>

“原來如此?!蔽尹c了點頭。

這絕不是為了玩這個游戲而讓擁有這種名字的人加入委員會的,只是偶然。雖然聽起來不太可能,但在這個世界中,這種程度的偶然也并非不可能。

過了三十幾分鐘,其余兩人也到了。此時下起雨來。

金子和彥自稱文化人類學學者,褐色貝雷帽和煙斗是他的特征。

“一般人一看見我就能叫出我的名字?!彼麑ξ艺f,“因為我常常上電視。天下一先生,您不看電視嗎?”

不是不看,只是沒有看過這個世界的電視。我只得回答:“幾乎不看?!?/p>

“是嗎?嗯,不看電視也不會不方便?!苯鹱铀坪鯇ξ覜]把他當作名人對待很不滿。

土井直美是一個科技記者,留著短發,或許是為了營造知性感。遺憾的是,這個目的沒有達到。這或許是因為我一向認為知識分子都很瘦吧。而她的體形完全相反。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她都是一個善良的中年女子。當然,這也沒什么不好。

“不跟沒有邏輯思維的人講話,這是我的原則?!彼灰姷轿?,就這樣對我說,“聽說你最近成功地解決了兩起事件,那是通過百分之百的邏輯推理推導出來的結果嗎?”

“嗯,我自認為是?!?/p>

她連連點頭。

“看來我們能合得來?!?/p>

“謝謝?!?/p>

就這樣,所有相關人員齊聚一堂。

上一章:07 下一章:02
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怎么用网络赚钱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带连 体彩七位数复式价格表 game516棋牌游戏安卓版 十一运夺金一定牛走 美国nba 推倒胡麻将手机神器 nba直播赛程 开发一个棋牌游戏大 2011欧冠决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