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序四 狂狷嘲世一教主

厚黑學  作者:李宗吾

許倬云

李宗吾一生,大多數人只知道他是“厚黑教主”,以為他提倡做人要“面厚心黑”,卻也有人深知“厚黑學”里寓針砭于嘲諷人類社會,不論在哪一文化體系,其實都有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。圣哲們為我們界定了善惡是非的意義,盼望人間有規范約束。實際的情形,人類還是不脫自私自利的獸性,大多數人不會掩飾,遂以愚陋卑鄙見之于言行,倒也不脫原形。與此等人相處,一見即有戒心,是以此等人,正如路旁的污泥,避之則吉,不成大患;另有一些人,貌忠信而居心險惡,則是道路上的陷坑,防不勝防。李宗吾所謂“厚黑”之人,即是此輩,李宗吾的厚黑學理論,發之于二十世紀的前半段。那時的中國,文化已在崩潰之時,本已腐爛,更何況西方文化的強勢侵入。一百多年來,中國在救亡與尋找新方向的雙重壓力下,各種價值觀紛至沓來,令人迷惘。這是一個禮壞樂崩的局面。不少人混水摸魚,居然可以騰達得意,他們看上去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,其實是借了黑森林掩藏豺狼虎豹的真面目,吞噬攫奪。李宗吾的厚黑學,則是燃犀燭隱,揭了黑森林中的勾當而已。

獨狷之士,自從楚狂接輿以來,何時無之?只是在文化交替時,世間沒有了規范約束,更多狂生狷士。李宗吾居狂狷之間,狂不足以挑戰,狷不足以自隱,于是嘲世,潔身有所不為。蔣介石禁他的著作,他還居然能老死牅下,若晚生數十年,抑或多活數十年,恐怕是狂者不能不殉身,狷者也難余生了!

李宗吾常以三國人物比喻“厚黑”,為此想起擊鼓罵曹的禰衡,及不能全身而退的孔融。今日之世,他們也都不能有存活的機會!

李宗吾在厚黑學之外,還有學術思考及改革理想,對于荀孟之間,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之間,社會進化論與無政府主義之間……種種矛盾之處,李宗吾均有其調和的構想。若從辯證論的角度入手,李宗吾的闡釋,仍頗多可以發揮的空間??上廊酥挥浀盟暮窈趯W,卻未在這一方面多加注意。于是,李宗吾終于被他同時代的人忽略,也更為后人遺忘了!


---更多精彩小說來至 閱讀時光---

上一章:代序三 下一章:自序
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