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

布谷鳥的蛋是誰的  作者:東野圭吾

緋田走出健身中心的后門。離這不遠的地方,有一個小公園。公園里設有秋千和攀登架,上面都蓋著一層厚厚的積雪,沒有一個孩子在里面玩。

緋田掃了掃長椅上的積雪,坐了下來,呼地吐出一口白氣。

緋田對柚木所說的那件事情十分在意。到底是哪個家伙送來的恐嚇信呢?緋田風美這個名字應該沒幾個人知道才對。

緋田心想,這可能是自己見識有限吧?,F在是一個信息化的社會,就算沒有上過電視或者報紙,還是會有些人知道或者了解風美。

緋田雖然對柚木的話很是擔心,但對他來說,目前更為重要的還是柚木之前的那位來客。因為,那是一件足以影響到一生的事情,足以讓他和風美……

上條伸行表情沉穩地出現在緋田面前。在那種表情中,緋田并沒有感受到“一定要把被拐走的女兒奪回來”的執著。緋田心想,他或許還沒有把握確定“風美就是自己的女兒”吧。

“突然打擾,十分抱歉?!彪p方交換過名片之后,上條向緋田致歉,“我知道,您現在或許有些不知所措。我本來想先給您寫信的,但又怕您誤會,把信當成一場奇怪的惡作劇。所以,我才決定直接來找您?!?/p>

“您之前說要和我談談小女的事情,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是的。我想和您談談緋田風美小姐的事情?!鄙蠗l直愣愣地盯著緋田。

緋田從沒想過對方會怎樣展開話題,身體不禁變得有些僵硬。

“我有一位女性朋友,”上條開始說道,“我們姑且把她稱為A小姐吧。A小姐小的時候,由于某些原因與家人分離,孤身一人在社會上打拼。A小姐在福利院長大,雖然擁有戶籍,但卻沒有一點兒關于親生父母的記憶,甚至連自己的本名都忘得一干二凈。但幸運的是,她后來遇到了一位好人,并和他結為夫婦,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。盡管如此,A小姐仍然一直十分在意自己的身世。就在最近,我發現一位女性和A小姐長得極為相像。這是我在一份偶然得到的體育雜志上發現的?!?/p>

“體育雜志……”

“那位女性是位運動員。我讓A小姐看了那本雜志。A小姐十分驚訝,甚至說,那位女性簡直就像她的親人。聽到這里,我想您應該已經十分清楚了,那位運動員就是緋田風美,也就是您的女兒?!?/p>

緋田聽完他的話,心想,我早就想到了。所謂的天涯孤身女只是個虛構人物,原型很可能就是上條的妻子。

上條繼續說道:

“雖然這樣做有些失禮,但我確實稍微調查過您的夫人,也就是緋田智代夫人。緋田夫人出生在新瀉縣的長岡。實際上,那位A小姐也是新瀉縣長岡人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A小姐很可能是緋田夫人的親戚。于是,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——A小姐和緋田夫人之間會不會有著某種聯系呢?”

“話雖如此,但內子早已去世很多年了?!?/p>

“我知道。真是太可惜了。因此,現在只剩下風美小姐了??磥碇挥辛顙懿拍茏C明她們之間的關系了?!?/p>

“怎么證明呢?”

“這并不是什么難事。只要請緋田風美小姐接受一個小小的檢查就可以了。換句話說,就是做一下DNA鑒定?!?/p>

緋田嚇了一跳。上條見狀,繼續說道:

“我深知自己的請求極為冒昧無禮。不過,我還是想請您幫助那位女性實現她的夙愿。當然了,一切費用都將由我們承擔。就算最后證明她們之間存在著血緣關系,我們也絕對沒有利用結果做些什么的打算。我們絕對不會提出任何要求,我保證?!?/p>

“那位女性到底是什么人?她和您到底是什么關系?”

“非常抱歉。我認為,在現階段談論這個問題,對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。當然了,如果能夠證明她們之間確實存在著血緣關系,我肯定會向您如實稟告。但是,在無法證明她們血緣關系的情況下,為了不讓雙方彼此留下不好的印象,我覺得您現在最好還是不要知道?!?/p>

上條的話十分合理。緋田確實沒有必要去問這個問題。

“當然了,緋田先生可能會覺得有些為難。我這有個建議,請您考慮一下?!?/p>

上條取出一個明信片般大小的塑料扁盒。

“這里面裝著一張紙,紙上附有那位女士的血液。當然了,這是她本人同意,并且自行采取的。緋田先生可以親手拿著這個東西和令嬡的DNA樣品,去找專家鑒定一下。這樣一來,令嬡的DNA信息便不會有外泄的風險了。不知道您同不同意我的這個提議?!?/p>

“鑒定之后,我再把鑒定結果告訴您?”

“就是這樣。不知緋田先生意下如何?”

緋田盯著那個塑料盒,腦海當中浮現出了一個詞——潘多拉之盒① 。

“您……您讓我稍微考慮考慮吧。這件事實在太唐突了,說實話,我的腦子現在有點兒亂。另外,我還想和女兒商量商量?!?/p>

“當然可以了?!鄙蠗l滿意地點了點頭,“您的困惑是理所當然的。突然聽了這么多事情,任何人都會覺得為難的。我深知,自己的這個請求非常沒有道理。請您務必仔細考慮。剛才給您的名片上寫著我的手機號碼,您什么時候聯系我都成,我肯定隨叫隨到?!?/p>

也許覺得面談達到了預想的效果,上條似乎準備告辭了。

“那個,”緋田趕忙把他叫住,“如果經過鑒定,發現那名女士……發現A小姐和風美之間存在著血緣關系的話,到時候,您有什么打算呢?”

上條正要起身離開。聽到這話之后,他再次看了看緋田。

“緋田先生,您有什么打算呢?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現在,與令嬡——緋田風美小姐——有血緣關系的只有您一個人而已。但是,風美小姐很可能會增加一位血親。要是那樣的話,您會怎么做?您或許會想‘居然多了一個什么親戚,真是麻煩’,然后無視她。我事先說一下,那位A小姐并沒有什么問題,她是一位經歷過地獄般人生、極為誠實的女性。這一點,我可以向您保證!”

上條的口氣里充滿了自信。

緋田心想,這是當然的了,因為他在說自己的妻子嘛。

“是這樣啊?!本p田說道,“如果得出了這樣的結果,我可能會介紹她們兩個互相認識一下吧?!?/p>

“聽您這么一說,我就放心了?!?/p>

上條的臉上浮現出滿足的笑容,隨即轉身離去。

緋田把手放在防寒大衣上,摸了摸自己的胸口。他的上衣內側口袋里裝著上條交給他的那個塑料扁盒。

——我到底應該怎么做?

緋田搖了搖頭。他知道應該怎么做。答案十分明顯。如果現在逃避的話,只會讓自己的罪孽更加深重。

緋田取出塑料盒子。盒子是白色的,從外面看不到里面。但是,在緋田眼里,這個盒子的外壁卻仿佛是透明的。

這里面裝著的是風美母親的鮮血……

任何猶豫都是不可原諒的。這是自己多年以來的覺悟。

我知道該怎么做。我知道,但我還是覺得眼前有點兒發黑。

上一章:07 下一章:09
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哪个有打南宁麻将群 华夏论坛 钱龙捕鱼棋牌 急速赛车彩票网站 天津麻将有什么app 一码大公开王中王 股票买了就跌卖了就 长沙麻将真人手机版 nba湖人队 南宁麻将手机下载